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首页 > 肝病频道 > 乙肝 > 维权 > 心路历程 > 正文

一位乙肝妈妈的真情告白

www.39.net  2007-05-10

  写给与我有同样经历的妈妈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对我们有份宽容,也祝愿我们的宝宝能健康成长!!!

  我是乙肝大三阳,这点是改不掉的事实,在和所有患者一样经历了伤心、绝望后慢慢地也就开始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不幸的事实,妈妈一直觉得我这病得的冤,因为我妈和我爸查乙肝二对半全都是阴性,我也没有输过血,生活也很检点,妈妈甚至不相信我得这个病,在跑了无数的医院查了无数次后也只能接受了。

  强力推荐:乙肝妇女怀孕的最佳条件   乙肝妈妈能生健康宝宝

  记得刚怀孕的时候,去医院建卡的时候,医生让我查乙肝三系,我很平静地说我是乙肝大三阳,不用查了,医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然后说还是再复查一次吧,也许能转成小三阳,结果当然没有出现奇迹,我在医生的叹气声中看到她在我的保健册上盖上了“高危”的红色字样,然后用黑色刚笔写上“大三阳”三个字,从此,我和BB就像印了标记一样,拿着这本手册在医院进进出出地开始孕期的产检。

  孕期在医生的建议下,我验了五次肝功,做了一次肝胆B超,打了三次乙肝高效球蛋白,期间,受了医生无数次惊吓,记得有一次,医生对我说“像你这种情况,按以前的话是不可以有小孩的,仅管现在医学发达了,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要补充营养”,结果我在医生的建议下,打了三天的VC吊针,自己感觉没多大用处,可是医生用那种口气对我说,我能怎么办?为了BB的将来,我只有乖乖听医生的话。

  好不容易挨到预产期,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大城市对于乙肝大小三阳的孕妇都会安排到专门的传染病医院,可我们在一个小城市,没有专门的传染病医院,再说,我觉得如果去专的医院本身就是对乙肝患者的一种歧视,所以生的时候我选择去了妇保医院,于是,辛酸的生产经历就从那里开始了。

  门诊的时候那位医生很好,她对我说乙肝大三阳的话剖腹产比顺产的感染的机率要小一点,而且最好不要喝母乳,我听从了她的建议,16号的预产期我15号就提前住院了,那天老公带着我办住院手续,交了压金领了单子后,我们来到住院部,那天上午住院的孕妇不多,我们去的时候就我们,护士台那边站着很多护士,我去的时候她们很热情地接过我的病历,然后开始给我安排房间,安排完房间后她们翻了一下我的病历,然后看到了那个“高危,大三阳”的印记,其中一个护士马上脱口就喊:“你是乙肝大三阳?”我想当时我很尴尬,因为她喊得太响,所有的护士包括在走廊上活动的孕妇及其家人都看着我,我低声应了声,她马上就说:“那你不能住那个房间,你必须一个人包一个房(注:我们那里本来是两人住一间,房费对半分)!”说完后,可能看我们没有说话,又接着说:“因为你是乙肝大三阳,我们不能再安排其他人和你一起住!”我也知道她们也是对其他人负责,可是,我想,就算要对其他人负责,也应该小声点,我们患者也该有自己的隐私。
 
  老公安慰我,包房正好也可以安静一点,他陪我时也可以有个床睡(两人住的房间陪的人只有椅子没有床睡的),我知道他是安慰,可是我还是觉得心里酸酸的,我也想自己健健康康啊,谁想得该死的乙肝大三阳啊?

  我没有想到,更让我难堪的还在后面,安排好住房后,护士让我做胎心监护,然后有个护士开始拿着病历问我问题,比如“除乙肝大三阳外你还有其他什么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得乙肝大三阳的?为什么你会想到去查乙肝三系?有没有去哪里治过?吃过什么药?”反正是左一句乙肝,右一句大三阳,好在那个监护室除了老公和我婆婆没有其他人,不然我想我一定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做完监护后,我回病房,跟着另一个护士进来问话,还是之前的几个问题,还是左右一个一句乙肝大三阳,问得我脸色都快发白了,我看到了身边婆婆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我知道她内心可能也开始介意了,尽管之前她一直不介意,可是看到医院这样问个没完,她也开始紧张起来了!气氛在极其尴尬中终于结束了问话,我才算松了口气,老公下午要去上班,留下婆婆看着我,其实我没有任何反应,自己能走能吃的,但PP说要照看我,我也不好拒绝,我一个人呆在病房里,因为刚才护士的大嗓门已经让很多人注意我了,所以我不想出去了,一个人就呆在房间,看看电视,觉得孤独得可怕,一旁的PP也久久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为刚才的事担心。

  吃完中饭,PP去护士台要求申请剖腹产,结果一脸失望地回来,说护士说决不决定剖要医生说了算,而医生下午不在,要第二天上午才能来,我看出她脸上有点失望,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起了是不是自己的病让她难堪了?我想问却又不敢问,我觉得自己得了这个病,整个人都低了一等,自卑感负罪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16号的时候,医生来查房,我申请剖腹产,医生说我有个血还没有验好,要下午四点才知道结果,等结果出来她才能决定是不是适合剖,所以只有再等待。

  17号,星期天,医生查房,我再次申请剖腹产,医生看了下,说今天星期天,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不会安排手术,我没什么反应,所以得等明天医生查房的时候才能申请,觉得挺郁闷,一个人在房间里,除了无聊还是无聊,PP也比较心急,又去了护士台问,回来的时候一脸兴奋地对我说,有个护士人很好,答应帮我们一起向医生申请,估计明天一早就可以手术,我听了也很高兴,心想这个护士心真好呢,知道我们等得焦急了,结果傍晚PP回来对我说,那个护士刚看了我的病历,说我有乙肝大三阳,医生不一定肯手术,听完后,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赌在喉咙,PP还说,护士对她说“你家真倒霉,娶了这样的媳妇!”我不知道PP当时是怎么想的,反正看得出来她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知是生那个护士的气还是真的觉得她家倒霉了,那时的我听了觉得眼睛酸酸的,难道得了乙肝大三阳就注定会给周围人带来霉运吗?这晚,我睁着眼久久不能入睡,有委屈也有无助~~

  18号,医生查房,我再次要求剖,这次医生倒没有拒绝,看了我的病历,对着身边的另一名医生说了句”乙肝大三阳“,然后我看那两个医生在写些什么,然后对我说给我安排在下午两点的手术,也就是下午第一台手术。不过,医生接着说,因为你是乙肝大三阳,所以手术费比一般的要高很多,因为很多器具需要用一次性的。算了,得了这个病,我认了。医生走后,我没有觉得特别开心,倒是开始担心我的病会不会影响手术。

  中午12点半,护士过来给我插导尿管,没有想象中的疼,只不过插完后觉得想上厕所,不过护士说不能上,还说插了尿管都是这样的感觉,我只有忍,说起来,以前看过有些姐妹好像有什么备皮的,护士却没有给我备皮,我觉得奇怪呢,却又不好意思问,想想可能各个地方不一样吧。到了一点,护士让我进手术室,我说不是两点才开始吗,护士说手术时间提前了,我看别人都是推着进去的,可是护士让我自己走进去,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不适,换了医院那套单薄的衣服我就自己进了手术室,哪知进了手术室却觉得出奇的冷,医生让我爬上手术台,我自己就爬了上去,然后我对医生说好冷,其实这个时候我全身都开始发抖了,那个是麻醉医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关系,我觉得他特别亲切,他说空调刚刚才开,还没有打暖,因为临时通知手术改时间,他们都还没有准备好,我看到很多护士衣服都还没有来得及换,麻醉医生说没关系,他把空调打暖一点,并把空调的转叶对着我吹,问我是不是好点,我那时没有任何好点的感觉,但也没办法,因为我是下午第一台手术,手术室本来就冷,空调才开也不可能要求马上暖起来,只有咬着牙,想尽量不要抖,却怎么也控制住,麻醉医生一直在我耳边说没事,放轻松,不要紧张,他可能觉得我是因为紧张才抖的吧,我对他说,我不紧张,还试着做几个深呼吸,可是依然抖个不停,这时候,我听见边上的几个护士和医生在讨论我的病历,其中一个说,是乙肝大三阳,另一个说,不对,是小三阳,另一个说,不,是大三阳,然后其中一个护士说什么很麻烦什么的,还有一个对另一个说反正你不用怕,你已经有了抗体了,我这才明白,原来他们都是怕被传染啊,想到这个,我忽然觉得很悲哀。